在网上贩卖“蓝精灵”,女护士微商变身毒贩

来源:未知    作者:头条挖    人气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2-10    

(常州晚报)常报全媒体讯 在中国,氟硝西泮又被称为“蓝精灵”。因为氟硝西泮溶解在酒中无色无味、难以发觉,为了防止药物被不法分子滥用,1997年开始药厂改变配方,使氟硝西泮溶解在浅色液体后会显蓝色。“蓝精灵”因此得名。

33岁的晓丹在无锡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上班,是一名护士。因为焦虑症,她的睡眠不好,在网上搜索到日本安眠药后,她如同找到了救命稻草,也从中发现了“商机”。短短2个月,她在微信上出货14次,不乏有常州买家。她在明知售药违法后仍不收手,直到警方找上门。近日,涉嫌贩卖毒品罪的晓丹被警方移送天宁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。

患病护士发现商机

晓丹因为患有严重的焦虑症,睡眠问题一直困扰着她。在网上多方搜索,她发现有人在吃一种日本产的“TCK安眠药”,治疗失眠的效果比国内的安眠药好。于是,她加了专做日本药品代购的杨某的微信,从他手里买了3大盒300粒共计6000多元的“TCK安眠药”。

服用了这种日本药后,晓丹发现失眠症状得到改善,因为每天只要吃半粒,购买的量太多吃不掉,她便想通过微信群转手出去。结果她刚刚在几个微信群发布“TCK安眠药”的消息,就有好几个人要找她买。

在与这些网友交流过程中晓丹发现,“TCK安眠药”在中国又被称为“蓝精灵”,购买者也并不都是为了治疗失眠,而是另有目的。她了解到,“蓝精灵”在国内酒吧等夜场可以用来助兴,食用者往往将这种药涂在舌尖或含在嘴里,更有甚者混在酒中饮用,享受那种晕乎乎、飘飘然的感觉。她就此咨询杨某得知,“蓝精灵”还被一些不法分子用于迷奸女性,因此在国内售卖这类药物是非法的,而且已经有人被判刑。

但是为了牟利,抱着侥幸心理的她还是以350元一板或者35元一粒的价格在今年的8月和9月向全国各地的网友售卖了14次。

远赴福建,抓获上家

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晓丹在多个微信群中发布“日本代购蓝精灵”的消息,逐渐被我市警方在工作中掌握,并且发现了有常州的买家。9月上旬,当民警找上门,晓丹并没有惊讶或反抗,主动拿出了家中还剩下的4粒“蓝精灵”。

到案后她交代,她通过杨某买过3次药,有2次是从日本直接发货的,有1次是从国内发货的。她并没有见过杨某,和杨某只是通过微信联系。根据线索,警方展开侦查,10月12日,杨某在福建家中落网。

杨某交代,他在日本留学,本科毕业后在日本一家房产中介打工。因为学的是老年护理专业,他知道不少老年人为了改善睡眠都会吃安眠药,其中“TCK”和“JG”两家公司的安眠药效果最好,国内求购者众多。为了赚点外快,他便开始做起微商,主打化妆品和药品的代购。

由于这两种安眠药在日本也是处方药,他只能通过网名“雪桃”的上家代购,而且每次都是“雪桃”帮他发货,他只是从中赚取一盒三五百元的差价。杨某说,他也知道“蓝精灵”被追求刺激的年轻人当做软性毒品,在国内售卖是违法的,但想到自己只是中间商,不接触货源风险不大,就没有收手。直到案发,他已经通过“雪桃”转卖了3万多元的“蓝精灵”。

明知故犯,女护士涉嫌贩卖毒品罪被起诉

晓丹交代,家住天宁区的晓军曾在微信上联系她,购买了10粒“蓝精灵”,印象中晓军并非为了治疗失眠。“他说他在上海、广东等地KTV里看到有人吃这种药,很嗨,就想试试。我还提醒他,不能去害人。”

获知这一信息后,天宁警方立即将晓军“请”到了派出所。一查,发现晓军在2015年曾因容留他人吸毒被判刑1年。晓军说,他出差外地时的确看到有人将“蓝精灵”放在酒里一起吃。刚好他在一个微信群里看到晓丹发了代购药物的信息,就向她购买了10粒“蓝精灵”。因为这一阵忙于生意一直没喝酒,所以等民警找到家中,他的“蓝精灵”一粒还没有用过。

承办检察官蔡俊峰介绍,一般情况下,微商贩卖这类代购的境外药品,因为没有销售许可,都会以生产、销售假药罪定罪,但是晓丹代购的“蓝精灵”属于国家管制的精神类药物,不允许私自售卖,一旦发现就会涉嫌贩卖毒品罪。“何况晓丹是护士,属于专业人士,在明知道法律法规的情况下,依旧以身试法,那结果只能是接受法律的制裁。”

蔡俊峰 蒋丽娇 尹梦真

责任编辑:头条挖